吴将吕蒙: 曹操的棋子吕蒙如何用计杀关羽?

千古事 历史人物 2019-06-15

吕蒙(179年220年),字子明,东汉末年名将,汝南富陂人(今安徽阜南吕家岗)。

少年时依附姊夫邓当,随孙策为将。以胆气称,累封别部司马。孙权统事后,渐受重用,从破黄祖作先登,封横野中郎将。从围曹仁于南郡,破朱光于皖城,累功拜庐江太守。后进占荆南三郡,计擒郝普,在逍遥津之战中奋勇抵抗张辽军追袭,并于濡须数御魏军,以功除左护军、虎威将军。鲁肃去世后,代守陆口,设计袭取荆州,击败蜀汉名将关羽,使东吴国土面积大增,拜南郡太守,封孱陵侯,受勋殊隆。

吕蒙是三国时期的东吴名将,是继周瑜、鲁肃之后的第三任军事统帅。据《三国志·吕蒙传》记载,吕蒙年十五六踏上军旅生涯,凭着过人的才智,终于功名日显,从一个普通士卒逐步擢升为吴军统帅,官至南郡太守,封孱陵侯。然在吕蒙一生细数不尽的奇计和战功之中,影响最大的莫过于白衣渡江,擒杀关羽。

关羽是蜀汉政权的头号武将,擒杀关羽不仅使吕蒙名震寰宇,而且使孙权收回了梦寐以求的、鲁肃三番五次索要不回的荆州。因此,孙权赞美吕蒙学问开益,筹略奇至图取关羽,胜于子敬。陈寿也高度评价:吕蒙勇而有谋断,识军计,谲郝普,禽关羽,最其妙者。

不仅孙权和陈寿对吕蒙袭杀关羽、计夺荆州称奇称妙,后世学者也大多认可了这种评价。诚然,吕蒙战前诈病(据《三国志·吕蒙传》记载,蒙常有病,并在杀害关羽不久疾发身亡,或许当时吕蒙的确有病)蒙蔽关羽,待关羽稍撤(荆州)兵以赴樊(樊城)后,立即使白衣摇橹,作商贾人服,兵不血刃赚取了荆州(即江陵之战),其瞒天过海、暗渡陈仓之计可谓奇也;占领荆州后,善待蜀将家眷,从而心平气和地瓦解了蜀军斗志,达到(关)羽军遂散之目的,其釜底抽薪、攻心为上之计可谓妙也。然而,在计擒关羽这一重大历史事件中,人们在赞美吕蒙战略战术的时候,似乎都忽略了曹操及其智囊团在整个事件中的活动和作用。

实际上,吕蒙袭杀关羽这场战争从头至尾都是曹魏君臣一手策划和导演的,吕蒙的每一个军事计划,每一次军事行动,曹操及其智囊团无不了然于胸,技高一筹。他们就像导演一样掌控着全局和每个演员的一举一动,因擒杀关羽而名噪一时的吕蒙,只不过是曹操借刀杀人的一颗棋子而已。

让我们一起回顾那段惊心动魄的角谋斗智历史,用史实揭开曹魏君臣曾经对孙吴君臣实施的计上计、谋外谋。


偷袭关羽,中司马懿、蒋济之计

据《晋书·宣帝纪》和《三国志·蒋济传》记载:建安二十四年(219年),关羽率军北伐,围曹仁于樊城,困吕常于襄阳(即襄樊之战)。曹操遂遣左将军于禁、立义将军庞德率七军救援。结果关羽淹七军、俘于禁、斩庞德、降荆州刺史胡修和南乡太守傅方,梁、郏、陆浑等地的农民起义军也遥受(关)羽印号,为之支党,羽威震华夏。

眼看关羽就要攻到都城许昌,束手无策的曹操急忙召集群臣,议徙许都以避其锐。值此危急之际,谋士司马懿和蒋济献计:刘备、孙权,外亲内疏,关羽得志,权必不原也。可遣人劝蹑其后,许割江南以封权,则樊围自解。曹操采纳了他们的建议。孙、刘本是联合抗曹的军事同盟,吴将陆逊和吕蒙参论军机时也认为关羽但务北进,未嫌于我,可见吴之君臣极知关羽只有锐意北伐曹魏之心,并无决计南攻孙吴之意。但孙权得到曹操的割地承诺后,在吕蒙的再三怂恿下,笺与曹公,乞以讨羽自效。

就这样,正当关、曹激战正酣之际,吕蒙从中横插一足,将关、曹之战逐渐转变为关、孙之战,并扩大到后来的吴、蜀之战,不仅解除了关羽对曹魏的军事困扰,而且加剧了孙、刘联盟的分化、瓦解,从而让他们的头号大敌保存了实力,坐收渔翁之利。


吴送密信,被曹操、董昭利用

据《三国志·董昭传》记载:建安二十四年(219年),孙权决定偷袭关羽后,遣使送了封密信给曹操,表示东吴打算遣兵西上,欲掩取羽,同时提出乞密不漏,令羽有备的要求。

曹操接到密信后,立刻召集群臣商议,众人都认为应该替孙权保密,但谋士董昭认为应该表面上答应帮孙权保密,实际将其泄密。因为泄密之后,关羽很可能立即回过头去攻打孙权,樊城之围自然解除,这样可使两贼相对衔持,坐待其弊。即使关羽不立刻回军,也可以增强樊城守将的信心。也就是说:保密只对吴军有利,而对曹军和羽军不利;泄密则对曹军有利,而对吴军和羽军不利。因此,秘而不露,使权得志,非计之上。

曹操深感董昭言之有理,立刻将孙权的信抄了几份,令大将徐晃用弓箭射入樊城和关羽军营。樊城守军看到密信,立刻雀跃欢呼,志气百倍;而关羽看到密信后,果犹豫。尽管关羽没有立即回军攻打吴军,但这封密信事实上被曹操利用了,它帮了曹操的大忙,却给孙权带来了极大的危险。吴军未遭关羽重创是其幸运,但其计划失误则是无法掩饰的。


擒杀关羽,中曹操、赵俨之计

据《三国志·徐晃传》和《三国志·赵俨传》记载:建安二十四年(219年),吕蒙以白衣渡江之计偷袭荆州,南郡太守麋芳、公安守将士仁不战而降;同时,曹操命令大将徐晃率军助曹仁讨关羽,并前后遣殷署、朱盖等凡十二营支援徐晃。关羽在前方被徐晃击败,后方遭吕蒙偷袭的困境下选择南逃。曹仁及其部将都认为今因羽危惧,必可追禽也,然参军赵俨却认为今羽已孤迸,更宜存之以为权害。

有道是英雄所见略同,曹操听说关羽败走,恐诸将追之,果疾敕仁,如俨所策。可见,曹操不是擒不住关羽,而是有意存之以为权害,以便达到既消灭关羽,又嫁祸东吴的一箭双雕之目的。胡三省在为《资治通鉴》作注时也评论说:使吕蒙不袭取江陵,羽亦必为操所破,而操假手于蒙者,欲使两寇自弊,而坐收渔人、田父之功也。

结果正如赵俨和曹操所料,羽自知孤穷,乃走麦城,权使朱然、潘璋断其径路,斩羽及子平于临沮。就这样,一代战神轰然倒下,却成就了吕蒙的盛名。孙权在庆功大会上公开宣称:禽羽之功,子明(吕蒙字子明)谋也。殊不知这禽羽之功不过是曹魏君臣的顺水人情;子明之谋不过是曹魏君臣的刻意安排。

一场吴、蜀倾国大战的暴风雨即将来临。


吴送羽首,曹操技高一筹

关羽之死,成就了吕蒙的盛名,也扩大了孙权的霸业,但此二人活得并不轻松。吕蒙在杀害关羽当年就疾发身亡,孙权也因袭杀关羽而深感山雨欲来风满楼。

因担心刘备举国来攻,孙权下令割下关羽首级,送羽首于曹公,企图以此暗示刘备:关羽首级是曹操所要之物,杀害关羽的主犯是曹操,自己最多算个从犯,希望以此将刘备复仇的矛头引向曹操。可惜,这一次智谋交锋,曹操依然技高一筹。尽管关羽刚刚杀其爱将、夺其要地,但曹操不仅没有表现出咬牙切齿,反而以诸侯礼葬其尸骸。

实际上,关羽之死,曹魏君臣是主谋,孙吴君臣仅仅是工具。但经曹操这么一运作,角色就发生了惊天变化:孙权变成了杀人分尸的刽子手,曹操则变成了顶礼膜拜的送葬人。不仅轻而易举地化解了吴送羽首带来的危机,而且进一步缓和了曹、刘矛盾,激化了孙、刘矛盾。这样就不难理解,为什么后来刘备不顾秦宓、赵云等人的竭力反对,铁定决心要兴兵伐吴了。

吴蜀火拼,曹魏成最大赢家

《据三国志·刘晔传》记载:黄初元年(220年),魏文帝曹丕召集群臣,令大家推测刘备是否会因关羽之死报复吴国,众人皆以为:蜀,小国耳,名将唯羽。羽死军破,国内忧惧,无缘复出。侍中刘晔却认为:蜀虽狭弱,而备之谋欲以威武自强,势必用众以示其有余。且关羽与备,义为君臣,恩犹父子。羽死不能为兴军报敌,于终始之分不足。果然不出刘晔所料,蜀汉章武元年(221年),刚刚称帝的刘备决计兴全国之兵,大举伐吴,从事祭酒秦宓陈天时必无其利,结果被坐下狱幽闭。赵云苦谏:国贼是曹操,非孙权也,且先灭魏,则吴自服。刘备不听,遂东征。孙权闻讯,急忙遣书请和,结果先主盛怒不许。

万般无奈的孙权只好一面硬着头皮悉国应之(即夷陵之战),一面急忙向魏文帝曹丕遣使求降。刘晔立即献计:今天下三分,中国十有其八。吴、蜀各保一州,阻山依水,有急相救,此小国之利也。今还自相攻,天亡之也。宜大兴师,径渡江袭其内。蜀攻其外,我袭其内,吴之亡不出旬月矣。苟如刘晔所言,吴国将难以幸存。可惜曹丕没有采纳刘晔的建议,从而使吴国躲过了一场灭顶之灾。尽管吴国在这次空前大火拼中再次获胜,蜀国再次遭到削弱,但从长远看,对吴国来讲,削弱魏国远比削弱蜀国有利。

至此,从襄樊之战到夷陵之战,蜀国失地折将,无疑是最大输家;吴国夺取荆州,版图和实力随之扩大,但也损兵折将,绝不是最大赢家;当初被关羽打得岌岌可危的曹魏由于筹谋得当,不仅逐步从困境中摆脱出来,而且在杀死强敌后置身事外,悠然地欣赏着两个对手的倾国火拼,从而成为最大赢家。

免责声明

本站内容源自网络,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原创版权请告知,我们将尽快删除相关内容。(QQ:42202636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