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野史秘闻

图坦卡蒙的诅咒【图】

千古事 野史秘闻 2020-08-12

历史啦网导读:小编将“图坦卡蒙的诅咒【图】”的相关内容都整理在以下内容中!

图坦卡蒙的诅咒,三千多年前法老的诅咒,至今人们还没能理解

图坦卡蒙的诅咒

图坦卡蒙的诅咒

图坦卡蒙是新王国第十八王朝的一个法老,他自幼多病,死时只有十八岁。他短促的一生却留下了一座震惊世界的宝藏。

【他们打开了图坦卡蒙的陵墓】图坦卡蒙的陵墓并没有藏在高高的金字塔中,而是建在地下,因此在很长时间里都没有被发现。

直到1922年11月5日,英国考古学家霍华德·卡特终于找到了图坦卡蒙陵墓的入口。他竟然开凿于断崖底下,位于另一个著名法老拉美西斯六世的陵墓下面。

在卡特的合作者卡纳冯赶到后,他们一连打开了两道门,无数的奇珍异宝让所有在场的人几乎窒息。第二年2月17日,第三道门被发现了,在这里,他们打开了图坦卡蒙无比豪华的棺椁。也是在这里,卡特发现了一个用黏土做成的匾额。几天后这个匾额上的文字被翻译出来了:“谁扰乱了这位法老的安宁,‘死神之翼’将在他头上降临。”从此,图坦卡蒙的诅咒似乎从远古的阴影中扩散开来。数十年来,凡是胆敢进入法老墓穴的,几乎一一应了咒语,不是当场毙命,就是不久后染上奇怪的病症而痛苦地死去。

图坦卡蒙咒语的第一位牺牲者是卡纳冯。死因是其面颊上的一个肿块。几个月前,当卡纳冯进入图坦卡蒙陵墓入口时,他的左侧面颊突然被什么东西蛰了一下,伤口顿时肿胀且疼痛难忍。此后,卡纳冯便患了坏血症,他发起了高烧,牙齿也陆续脱落,看上去他似乎极为疲惫,又似乎遭受了某种惊吓,他的精神和身体变得非常糟糕。3月初,卡纳冯搬到开罗,但他的脖子开始肿胀,并发肺炎。几天后,卡纳冯住进了开罗的一家医院。他的妻子从英国赶到了开罗,儿子也从印度赶来了。3月下旬,卡纳冯的高烧直升到40摄氏度,而且持续了12天。据医生说,是伯爵在刮胡子时割破了一个伤口造成了感染。3月20日,卡纳冯的妻子通知卡特,卡纳冯患了坏血症,于是卡特也赶到了开罗。1923年4月15日凌晨,值班护士突然听见卡纳冯大声叫喊道:“我完了!我完了!我已经听见召唤了……”没等护士赶到他身边,突然停电了,到处变得漆黑一团。5分钟过后,当电灯重放光明时,(当时停电的原因有待调查)人们奔到卡纳冯的床前,只见他极为惊恐地瞪大眼睛,半张着嘴,已经断气了。“图,图,图坦卡蒙三……嗅,我难受……”卡纳冯公爵在弥留之际像梦呓一般不断呼叫着法老的名字,异常痛苦地死去了。周围的人们恐惧地蹑嚅:“这一定是法老的报应!”另据报道说,卡纳冯在英国的狐皮狗也嚎叫着死去了。这吓坏了海克利尔城堡的苏格兰门卫。奇怪的是,后来用X光检查图坦卡蒙的木乃伊时,人们发现在他左脸颊上也有一个伤痕,其形状、大小和部位都与卡纳冯左脸颊上的肿块一模一样。

卡纳冯勋爵成为被法老诅咒索命的第一人。”日益发达的报纸随即刊发了这样的新闻。大多数报纸在头版位置用醒目的标题这样写道:“法老们开始复仇了!”并引用上面提到的两条咒语,言之凿凿地声称:考古学家卡特打开图坦卡蒙的坟墓后,释放出了一个法老的诅咒。

卡纳冯之死不过是一连串死亡事件的开始。

图坦卡蒙的诅咒,三千多年前法老的诅咒,至今人们还没能理解

图坦卡蒙的诅咒

不久,在开罗那家医院护理过卡纳冯的护士也突然死去了,死因不明。

卡纳冯勋爵的老朋友、美国铁路业巨头乔治·杰戈德,走进了图坦卡蒙的陵墓,仔细地参观了一遍。但第二天杰戈德便无缘无故地发起了高烧,并且就在当天夜里猝死。

1926年3月,法国埃及学家乔治·贝内迪特在参观了图坦卡蒙陵墓之后摔了一跤,这一跤就要了他的性命。

同年,勒·弗米尔教授在参观了图坦卡蒙陵墓后的当天晚上,就在睡梦中死去。英国实业家乔尔·伍尔,他在参观之后发起了高烧,接着就莫名其妙地去世了。

第一个解开裹尸布,并用X光透视图坦卡蒙法老木乃伊的解剖学专家齐伯尔特·德利教授,才拍了几张X光片就发起了高烧,身体急剧地衰弱下去。他不得不带病回到伦敦,第二年他就死了。

此后,卡纳冯的助手以及参加过挖掘和调查的学者、专家纷纷神秘死亡。

1928年4月,卡特最重要的助手、考古学家亚瑟·梅斯也不幸遇难。他是帮助卡特打通图坦卡蒙陵墓最后一堵厚墙的人。在完成这项工作之后,他的身体便每况愈下。就在这一年,他毫无理由地陷入深度昏迷,死在了旅馆里。这间旅馆,就是卡纳凡勋爵生前最后居住过的那一家。同年,卡特的另一位助手迈斯死于间歇性的高烧病。而迈斯这奇怪的高烧病,起源于1924年,即打开图坦卡蒙陵墓的第二年。

1929年11月,卡特又一位助手理查德·贝瑟尔在工作之后死于心脏病突发,时年45岁。他87岁的父亲这时远在伦敦,听说了儿子的死讯后,从住处跳楼身亡。为老贝瑟尔运送灵柩的马车又轧死了一名8岁儿童。

此外,有卡特陪同参观过图坦卡蒙墓室的一个美国人参观完毕次日便发高烧死亡。

一个南非富豪参观完陵墓的挖掘现场后,在归途中从游艇跌进风平浪静的尼罗河中淹死了。

另一位名叫马尔的美国实业家在参观陵墓后,也因高烧而死于乘船回国的途中。

身材高大、力大无穷的意大利考古学家贝尔沙尼,在埃及各地考古,从一个墓穴到另一个墓穴,整天置身于木乃伊中,他说:1823年春,贝尔沙尼带领考察队前往非洲途中,也患了其他考古学家发生过的神秘怪病:整天发高烧,胡思乱想,医生给他服药,他拒绝,叫了起来:“我觉得死神的手在我身上。”后来,他的话变得含糊不清,毫无条理,这年12月3日他死了,死时45岁。

德国医生和科学家比哈兹,1858年担任了埃及学会的副会长,他经常一次又一次地带领访问埃及的重要人士,参观金字塔。1862年夏天,他带领一位来访的公爵夫人,参观金字塔和卢克索“国王之谷”的法老陵墓之后,在返回开罗的途中,突然严重地发烧抽起筋来,昏迷了两星期,死了,医生始终查不出他的病因,享年仅仅37岁。

图坦卡蒙的诅咒,三千多年前法老的诅咒,至今人们还没能理解

图坦卡蒙的诅咒

就在与图坦卡蒙王陵有关系的人先后瘁死时,有个名叫阿·萨·C·麦斯的教授和另一个名叫埃普林·霍瓦依特的博士自愿与失去了助手的卡特博士合作,对王陵继续进行深入研究。但是,他们竟也未能摆脱厄运:阿·萨·C·麦斯教授进入安置图坦卡蒙王棺枢的房间时,突然全身瘫软,倒在地上不久就停止了呼吸。埃普林·霍瓦依特博士从图坦卡蒙王的‘角枢房”一出来,顿时感到浑身不适,几天之后便上吊自杀身亡,临死前他咬破手指,写下了千言遗书,声称:“我因受到法老的诅咒而离开这个世界。”

最怪异的是,1929年卡纳冯的遗孀也死了。据报道她也是被虫子叮蛰而死的,叮蛰的部位也在左侧面颊。仅6年的时间里,就有20多人莫名其妙地死去。

但法老的诅咒并未就此消失。1966年,埃及应法国的要求,决定在巴黎举行古埃及珍宝展。为了满足人们的好奇心,其中的重要组成部分,就是图坦卡蒙陵墓中的珍宝。埃及主管文物的官员穆罕默德·亚伯拉罕,在进行讨论的那段时间,做了一个奇异的梦。梦中有人警告他,如果他让图坦卡蒙的珍宝远离埃及,他必将死于非命。作为土生土长的埃及人,穆罕默德对沸沸扬扬的“诅咒”之说有着天生的畏惧。于是,他再三向上司陈词,极力阻止图坦卡蒙珍宝的出游。然而决定已经做出,他的理由显得苍白无力,最后,他只得在文件上签字同意。在签字会议结束,离开会场的时候,他被汽车撞倒,重伤昏迷,两天后死去。

1972年,图坦卡蒙珍宝又将随其他埃及文物赴英国展出,这是打扰法老安眠和来世之路的“始作俑者”卡特的故乡。就在工人们开始将开罗博物馆中的文物依次打包装箱之际,52岁的开罗博物馆馆长加麦尔·梅赫莱尔死于心脏病突发。珍宝来到英国,负责安排展出的承包商在展出正式开始的前夕猝死……

后来,黄金面具在旧金山展出时,担任黄金面具警戒的乔治·拉布希警官在执勤时因心脏病而住院。警官对这次意外病倒作出说明:"站在面具前的时候,似乎有某种东西在背后产生力量,使人不寒而粟。

人们把这一系列的惨案称为“图坦卡蒙的诅咒”。

【对于法老诅咒的解释】

第一种解释:致命真菌的发现一九八九年,美国考古学家肯特.威尼斯在帝王谷中,主持发掘了一座编号为K-V5的陵墓。在这座陵墓里,埋葬着十九王朝拉美西斯二世的四十八位王子。陵墓早已被盗掘一空,但是它仍然留给发掘者们一个意外收获:这是一座黑暗而潮湿的陵墓,墓中随处可见一团一团奇怪的东西。它们以木乃伊和陪葬的食物为食,渗入的尼罗河洪水又给它们带来了更多的食物。更重要的是,这些家伙不需要氧气。这些致命真菌的发现,与图坦卡蒙陵墓发掘记录中的一条讯息十分吻合。那就是,图坦卡蒙王陵在最初被开启的时候,墓中也发现了许多成团的“莫明其妙的东西”。它们很可能就是和王子墓中同样的致命真菌。也就是卡纳冯爵士、以及更多受害者致死的重要原因之一。为什么发掘K-V5的考古者们没有一个死于非命呢?那是因为,现代的科学技术,已经让人们明白了隔离的重要性。考古队员们在最初进入墓室的时候,都会穿戴上防护的服装,以及面罩、手套等等。而在发掘图坦卡蒙王陵、以及更早以前其它的发掘时,人们还没有这种意识。那位在狂乱状态中死去的德国人杜米切恩教授,他那个时代的防护装置,仅仅是将一块橘皮绑在鼻子下面,用以冲淡一些墓穴的异味而已,根本不可能将致命的真菌孢子与自己隔离。...

图坦卡蒙的诅咒,三千多年前法老的诅咒,至今人们还没能理解

图坦卡蒙的诅咒

第二种解释:毒药。古埃及的祭司们,是人类历史上已知最早、也最擅于利用毒药的一群人。早在公元前三千年的时候,埃及最早的前王朝时期,埃及的第一位法老王KA,就已经指派专人种植有毒的植物了。人们还发现了不久后的曼尼斯法老时期的文书,上面记载着许多毒物的应用方法。上面不但有鸦片、砒霜、附子等,甚至也包括一些氰化物。除此之外,在古代埃及,毒蟾蜍还有着至高无上的地位,被视为圣物。除了它的毒素之外,人们想不出其它有说服力的理由了。所以,人们也认为,古代埃及人很有可能将剧毒作为保护法老陵墓的武器使用。当然,对毒物的使用也不一定就是有意为之。因为在陵墓内随处可见的壁画上,那些绚丽的色彩里,就含着各种剧毒成份。除此之外,“尸毒”也是一种很可怕的毒素,它能使接触者诱发脑膜炎等不治之症。这些林林总总的毒素混杂起来,累积在密闭的法老陵墓中无法消散,当然就有可能对闯入者(特别是最初的一些闯入者)的身体产生无法弥补的伤害。

第三种解释:放射线的辐射。仔细看看因“法老的诅咒”而丧命的病例,除了发高烧、中风之外,更多的是疯癫、以及血液循环系统的毁坏。于是,关于放射线的解释也提上考虑的范围之内。现在,人们已经在埃及的中部,发现了铀矿石,似乎也在进一步地证实这种推测的可能性。即:金字塔的一部分是由带放射性的石料砌成的。更准确地说,古代埃及人已经发现了放射性的铀的作用,用它来保护法老身后的平安。或者那些紧紧贴在木乃伊身上、或放置在陵墓中的护身符等等,就是用纯度较高的含铀矿石制作或至少曾经接受过辐射“加工”的。一九一二年四月十五日,史上最为惨烈、影响也最深远的一次海难,在英国—纽约的航线上发生。悲剧的主角名叫泰坦尼克号。踏上这次不归之旅的,除了两千多名乘客之外,还有一具古埃及女祭司的木乃伊。她生活在十八王朝,即图坦卡蒙的那个时代。木乃伊的身上佩着许多的饰物,最显眼的就是安放在胸前的一块符咒,那上面画着死神奥西里斯像,还有一行文字:快从沉睡中醒过来吧,你眼光所及能战胜伤害你的一切。为了妥善保管这具木乃伊,它被安放在船长的驾驶舱里。据说,和这具木乃伊打过交道的人里,很多都有神智不清的情况发生。那么,是不是驾驶泰坦尼克号的船长也成为其中的受害者之一呢?据说,老练的爱德华·史密斯船

长,在驾驶泰坦尼克号的最后一天,做出了一些令人菲夷所思的决策,其中包括过分的高速、还有选择了非正常的航道等等。而其它的船员也多少犯了与船长相似的错误,例如求救电报发出的时间太晚等等。在研究泰坦尼克号海难原因的时候,有人就提出这样的疑问:是不是船长和船员们频繁接触女祭司的木乃伊,受到了诅咒的影响呢?假如诅咒之说太过于飘渺,那么,至少也是受到了木乃伊所佩饰物上可能携带着的放射线影响吧?当然,真正的原因随着巨轮的沉没,而无从查考。但是关于木乃伊的疑问,却肯定会在很多人的心里成为一个不解之谜,更进一步加深了对神秘古埃及的向往。

第四种可能:心理压力。这种情形,多数发生在初次接触金字塔的非专业人士中间。他们往往只是在好奇心的驱使下前往参观,但是在他们身上发生的类似“诅咒”事件,却也频繁发生。令人窒息的长长的黑暗墓道,以及对神秘传说先入为主的接受,都在加深着一些人的畏惧心理,对意志较为薄弱的人来说,心理压力如果不堪重负往往造成重病,乃至因病而亡。在每年来参观金字塔的千千万万男女老少中,个别人受不了塔内闷热的令人窒息的空气,再加上爬上爬下的疲劳和对法老心存已久的惧怕心理,难免会晕倒,甚至引发其他疾病而死。这是在情理之中的事情。另外,深入曲折幽深,外表又异常庄严的金字塔,其本身就是对常人意志的一种考验。一八六六年,中国学者张德彝参观了胡夫金字塔。事后他形容自己入塔的感受时说,自己当时有丧魂失魄的感觉,眩晕不能自制,出塔之后才发觉,自己已是一身冷汗。“至今思之,为之神悸。”

另一些科学家则认为,法老的咒语来自陵墓的结构。其墓道与墓穴的设计,能产生并聚集某种特殊的磁场或能量波,从而致人于死命,但要设计出这样的结构,必然要有比现代人更高的科学技术水平。而三千多年前的古埃及人又是怎样掌握这种能力的呢?

其它观点也有难以自圆其说之处。若说是病毒,什么病毒能在封闭的空间中生存四千年?若说是霉菌,陵墓掘开后空气流通,霉菌微尘不久就会逸散,不可能持续多年。孰是孰非,至今还没有一个公认正确的答案。

三千多年前法老的诅咒,至今人们还没能理解

标签:

免责声明

本站内容源自网络,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原创版权请告知,我们将尽快删除相关内容。(QQ:422026368)

喜欢【图坦卡蒙的诅咒【图】】的可以收藏或者分享!